50家公司累积巨额商誉,执剑必自伤

作者: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    发布时间:2019-12-29 22:19    浏览:122 次

[返回]

原标题:执剑必自伤 并购之王恒康医疗缘何兵败并购?

图片 1

而在同日发布的《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中,恒康医疗也罗列了公司计提减值的明细,分别是商誉3.3亿元、无形资产0.57亿元、长期股权投资0.66亿元和坏账准备0.62亿元,合计5.15亿元。

并购隐疾

恒康医疗未来将何去何从?近期《投资者攻略》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并得到了一定的答复。

《投资者网》发现,上述公告言简意赅,但内容丰富,除了交代股权拍卖的情况,还提到了阙文斌转让恒康医疗股份的进展。

图片 2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阙文彬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数量为7.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2.57%,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的100%。

公开信息显示,阙文斌持有的7.94亿股恒康医疗股份中,7.91亿股已被质押,质押比例99.57%。

恒康医疗经营出现了一定的问题,现金流本来就十分紧张,为何此时不惜支付如此高昂的价格,仍要采取以现金支付的方式并购呢?答案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原标题:净利暴跌股权被冻结 恒康医疗成败皆并购何以突围 从2008年登陆资本市场,到2017年业绩腰斩,2018年陷入债务危机,2019年公司继续亏损,恒康医疗的发展之路很不平顺,股价从峰值19元跌到目前不足3元,到底是什么致使...

图片 3

图片 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恒康医疗表示:“目前公司核心管理团队基本确定,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正常。针对业绩下滑,将采取以下补救措施:聚焦核心主业,处置边缘资产;加快战略投资者的引进,恢复提升公司融资能力;充分挖掘公司宏量临床基础资源与数据优势等。”■

为了缓解财务困境,恒康医疗又开始进行资产剥离,陆续转手旗下医院。与此同时,还因为与两名自然人存在8624万元的借贷纠纷,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的股份几乎全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独一味的主要原材料为独一味草,生长环境严苛,产量稀少。阙文彬商业眼光独到,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原材料的重要性,通过兼并小收购商,得以控制原材料,并且自建独一味种植基地,迅速打败了竞争对手,市场占有率达到九成。

因并购资产庞大、经营不善等问题,公司多项费用增长,严重压缩盈利空间。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成本为13.54亿元,同比上升5.6%,在营收中占比高达73%。此外,因银行借款利息支出增加,汇兑收益减少,财务费用同比增长74.05%,为1.50亿元。

恒康医疗的并购终于在2018年踩了刹车。2018年5月,恒康医疗打算以超过9亿元的现金购买马鞍山医院93.52%股权。不过因为负债较多、现金流不足等原因,恒康医疗在2018年11月终止了对马鞍山医院的收购,并停止了“买买买”的高速并购之路。

并购之王

直到8月5日,公司才有了实质性动作。公司公告称,将应收子公司恒康源7.12亿元的债权转作对其增资,增资完成后,恒康源的注册资本将由800万元增至2亿元;公司将应收子公司三宝堂1712万元的债权转作对三宝堂增资,增资完成后三宝堂的注册资本将由900万元增至2612万元。

在年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录得巨幅亏损,对于其中的原因,恒康医疗表示,系报告期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8.71亿元、四川恒康源药业有限公司毛利亏损2.53亿元及贷款增加财务费用上升所致。

尽管公司的经营已经出现了一定的问题,但是公司在并购的道路上却并没有止步,这次他的目标剑指三甲医院。

对于上述情况,公司方面解释称:“中报亏损的原因主要有:人力成本、药品成本、财务费用、贷款成本、销售费用均有所增加;医疗板块营收下滑的原因是报告期较上年同期合并范围减少,报告期内出售了福源医院70%的股权。”

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恒康医疗只参股了1家医药子公司,到了2017年,恒康医疗已经参股控股了50多家子公司。短短5年时间,恒康医疗的业务从“独一味”中药销售,扩展至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业务等多领域投资。阙文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曾表示,“想把民营医院做成良心企业”。

持剑者终将倒于宝剑之下。成于并购的恒康医疗,终于败于并购。(苏秦|财联社)

2017年11月,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此时市场才恍然大悟,恒康医疗存在着巨大的债务问题。也正是这一年,公司出现业绩腰斩,为摆脱困境,阙文彬不得不转让恒康医疗控制权。

有从事并购业务的人士告诉《投资者网》,商誉只会产生于企业合并的过程中,没有合并就没有商誉。从公司财报的角度来说,商誉是合并方支付的对价超过被合并方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的份额。

2018年6月28日,恒康医疗再次发布延期回复重组问询函的公告,但这次股权梳理工作终于取得进展,公告称标的公司的股权梳理工作基本完成,但审计、评估和盈利改制工作仍在进行;并同时宣布,公司股票6月29日复牌。

并购上述资产期间,质押或减持充当了弹药。2017年8月,证监会对恒康医疗阙文彬操纵股价、高位套现一案下发行政处罚书,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随后,恒康医疗债务问题、股权冻结等消息接踵而至。

计提减值导致巨额亏损

通过上图,对比最新一期的2017年年报,恒康医疗营业收入中来自医疗服务业的收入占比已经达到74.21%。短短五年之间,恒康医疗由传统的中药制造企业转型成为综合的医疗服务与药品生产企业。医疗服务收入由2013年的1.69亿,暴增至25.23亿。这么飞速的医疗服务收入增长来源于何?正式赖于恒康医疗高明而激进的“买买买”,其中对大多数医院的收购都以货币资金的方式进行,而这也埋下了日后危机的祸种。

2018年下半年,北京中元融通投资董事长张玉富宣布以承债方式接盘,但这笔交易于2019年3月夭折,受让方未能有效解决阙文彬及恒康发展的债务是终止原因之一。据恒康医疗此前披露,阙文彬夫妇、恒康发展质押恒康医疗股份所形成的债务及民生信托债务之本金达到50亿元。

据恒康医疗2018年11月19日发布的公告,阙文彬已与张玉富、于兰军共同签署了转让协议,阙文彬向张玉富、于兰军转让其持有的7.94亿股恒康医疗股份,占恒康医疗总股本的42.57%。交易完成后,张玉富将持有恒康医疗29.95%的股份,于兰军将持有恒康医疗12.62%的股份,张玉富将成为恒康医疗的第一大股东。

但这项公告也表明历时八个月的停牌重组工作并未取得最后的胜利,对此,资本市场并不买账,随之还之以九个跌停版,截至7月13日收盘,股价暴跌60%。

据恒康医疗中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8.53亿元,同比下滑0.48%;归母净利润为-6132.71万元,同比下滑184.80%。往前追溯,2017年、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03亿元、-14.18亿元,同比下滑49.75%、799.09%。

恒康医疗表示,商誉计提减值的明细为三宝堂科技、蓬溪医院、恒康源药业、辽渔医院、杰傲湃思及盱眙医院,以上项目的经营前景不理想,账面价值只有4.01亿元,不过还有7800万的应收款,本着谨慎性原则,决定对上述项目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3,亿元;另外,由于在平安医院的无形资产投资,资阳医院、福源医院的股权投资以及一些可能收不回来的外债,再计提减值1.82亿元,综上合计5.15亿元。

败于并购?

上述两家子公司是恒康医疗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增资后公司营收下滑的问题或将得到缓解,但痼疾未去,如此得来的业绩又能持续多久?

《投资者网》就计提减值是否会给公司股权转让造成影响、今年会有哪些措施提振公司股价、实际控制人变动会对公司的经营情况造成哪些影响等问题致函恒康医疗,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2017年10月30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宣布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并申请停牌。10月28日公司开启了长达8个月的停牌。后来公司公告,本次交易为上市公司拟使用现金购买交易对手持有的马鞍山市中心医院93.52%的股权。

公司方面告诉《投资者攻略》:“2012年以来公司通过以并购为主的方式,实现了公司战略转型。同时导致资金需求上升,财务费用大幅增长。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控股1家三级医院、10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1家海外专业影像诊断机构、1家高端妇产医院和1家拥有收益权的肿瘤诊疗中心。”

而在2018年10月24日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中,恒康医疗还对中药材存货进行了计提。恒康医疗表示,全资子公司恒康源经营的部分中药材品种于2018年第三季度进入产新期,因2018年产新量较上年大幅增长,对市场形成较大冲击,造成价格的持续下跌,决定对恒康源的存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经过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恒康源库存中药材商品账面价值为6.48亿元,资产可回收金额为3.1亿元,计提金额为3.37亿元。

图片 5

基于此,恒康医疗面对严重的债务危机,却迟迟未采取根本性的改革措施。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67.51%,短期借款为13.57亿元,长期借款为15.07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仅有2.13亿元。反映偿债水平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0.73与0.64,远低于2与1的正常值。

恒康医疗的“买与卖”

2018年7月13日,公司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修正,宣布公司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51.66%

为提振投资者信心,2019年5月公司曾表示:“未来公司将保障经营管理团队稳定,减少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不确定性对公司的影响,预计公司下一步会采取开源节流、置换高息贷款、引入战略投资者等一系列措施,以期加强管理,改善业绩。”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财联社7月13日讯,昨日恒康医疗发布一纸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因债券股权纠纷,拟以协议转让或司法拍卖的形式引进战略投资者,或将导致公司实控人变更。很难想像这位将公司股权质押违约,并将公司“拱手让人”的上市公司实控人,与一个月前在媒体上言之凿凿:“自己最宝贵的就是跟自己打拼创业的团队”、“要把民营医院做成良心企业”的甘肃首富竟然是同一个人。

此外,商誉同样居高不下,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商誉已达31.9亿元,相比2016年末的9.74亿元增长70%,如果标的业绩不达标,所形成的商誉或将开启商誉减值的阀门。

《投资者网》张伟

同时,恒康医疗的大股东也存在着巨额的股票质押的情况。公司实控人阙文彬持有公司总股本42.57%,但其将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9.57%拿去质押,部分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其持有本公司的股份已经被多个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原标题:净利暴跌股权被冻结 恒康医疗成败皆并购何以突围

另一方面,进行持续收购,需要资金支持。从2013年开始,恒康医疗的短期借款就直线上升。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恒康医疗的短期负债已超40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55%。

近两年,营业成本的增加一方面是由于公司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管理费用不断提高,另一方面则是财务费用的暴增。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财务费用由2016年的1600万增长至1.65亿,同比增长了10倍。

面对如此境地,恒康医疗却迟迟未有大动作。公司第一股东阙文彬的股权已被冻结,并随时可能遭遇司法处置。不难看出,恒康医疗维持控制权的稳定尚且艰难,更遑论推动业绩的上升。

与此同时,恒康医疗2018年的财务数据也触目惊心。

经过多年的并购行动和市场培养,恒康医疗已经成为国内医疗服务的龙头公司。截至2017年年末,恒康医疗直接控股8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1家拥有收益权的肿瘤诊疗中心、1家体检医院、1家专业影像诊断机构以及5家在建医院;同时参与投资京福华采、京福华越两只产业并购基金,并购基金旗下控股4家综合医院。

自2012年以来,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先后发起过对22家公司的收购,转型成以医疗服务为主营业务的药企,但这却并未持续成为其业绩增长的动力。

那恒康医疗一路买来的资产能够助推公司的业绩吗?从恒康医疗最近几年的净现比(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比率)或许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但是,这项交易亦引发监管部门的注意。5月15日深交所向恒康医疗发来重组询问函,对此次重组股权问题、资金来源以及标的公司的估值等问题进行质询。来自监管部门的质询,作为被监管上市公司本应该及时诚实地回复。然后恒康医疗并不如此,对于质询一拖再拖,8次延期回复深交所的重组询问,给出的理由一以贯之:标的公司历史沿革复杂,股权持有人众多,涉及核查、确认事项众多。

并购之王“兵败并购”

恒康医疗近日发布的公告中披露,收到公司控股股东阙文斌通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于4月8日10时至4月9日10时在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其持有的恒康医疗15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票,起拍价为552万元。

图片 6

不过,几个月过去,关于引入战投等承诺事项却未见相关公告披露进展。投资者在股吧对引入战投,以及下半年经营等事项提问,董秘论述了医疗服务行业持续增长的背景及原因,表示重大信息将及时公布等,却未提及具体经营战略。

恒康医疗表示,本次拍卖中所涉及的股份是阙文彬所持公司股份中未被质押部分,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0.002%;本次拍卖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不利影响;阙文彬与张玉富、于兰军的股份转让交易仍然在进行中;公司将对相关股份变化情况予以跟踪关注,涉及重大信息将及时披露。

责任编辑:

但公司苦心经营的医疗服务业务未能实现想象中的成功。2019年上半年,医疗服务板块总收入为16.36万元,同比下降了1.84%;药品板块销售收入2.11亿元,同比增长15.09%。

据恒康医疗今年2月28日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恒康医疗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8.4亿元,同比增长12.96%,实现营业利润-12.2亿元,同比下降5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9亿,同比下降785%。

2013年,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同时公司也通过激进的资本运作和并购策略,也开启了战略转型——由传统的药物制造型企业转型为药品制造+医疗服务并进的医疗企业。2013年年报最能反映这种转型:2013年公司营业收入100%由药品收入构成,而到了2013年,公司的营业成本已经有10.14%由医疗服务组成。

企查查资料显示,恒康医疗的前身是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阙文彬的正是从独一味这一药材开始启程。2001年成立独一味制药公司,并在2008年登陆深交所,随后通过收购和减持两大法宝登上甘肃首富座位。

《投资者网》发现,恒康医疗在2018年的两次计提减值的总额为8.52亿元,与业绩快报中的8.71亿元,还有0.19亿元的计提减值明细没有公布。

  • 57.70%。过于激进的并购,已经让公司病入腠理。

营业成本吞噬业绩

今年以来,因为“商誉减值”造成业绩大幅下滑的上市公司比比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利润的下降主要是由于营业成本的增加,。2013年到2017年,营业收入由5.65亿提升至33.99亿,增长502%;而营业成本由3.64亿增加至31.02亿,增长752%,成本的增长拖累了盈利能力的成长。

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亏损额达6132.71万元。如同前两年一样,此次业绩下滑同样是由营收成本、财务费用等项目过高所导致的。除此之外,高达31.9亿元的商誉、67.51%的负债率等财务指标无不彰显着危机。

财务数据显示,恒康医疗2013年的净现比为0.93,2014年为0.8,2015年为0.68,2016年、2017年、2018年皆为负数。也就是说,恒康医疗这几年买来的项目,并没能给公司产生多大的经营收益。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在2013年到2015年大踏步的并购之后,恒康医疗的毛利与净利润也发生大幅下滑,ROE也随之下降。据Choice上的数据显示,在最近8年的报告期内,毛利由2013年第二季度的73.41%降低到2018年一季度的35.77%;净利润也由最高2014年第二季度的44.01%降低到2018年一季度的7.18%,其中2017年第四季度更是降低到-2.94%。总体来看,公司ROE一路下行,恒康医疗陷入了并购后的阵痛之中。

“上半年,公司针对藏药独一味系列药品开展了约100余场各类专业的学术推广工作,新增终端药店1000多家,用户医院200家左右。”由于子公司拓展药品销售市场,加大了市场销售力度,恒康医疗2019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43.32%,共9406.41万元。

近日,一则恒康医疗(002219.SZ)实际控制人阙文斌的股权将被司法拍卖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

恒康医疗对标的公司所有者权益的预估为人民币9亿至10亿元,协议的交易价格为9亿至9.3亿。但是在估值基准日,该中心医院的账面价值仅为1.62亿元,交易的增值率为454.23%-515.81%。

激进并购带来的后遗症不仅是业绩的连年下滑,还有股权冻结。

事实上,恒康医疗之所以产生巨额商誉,也源于一系列并购所致。

阙文彬的创业历史颇具传奇色彩。早在八十年代,20多岁的阙文彬即做起了药品销售的事,彼时的国内医药市场刚刚起步,勤奋的阙文彬在这个行当迅速积累了资源,1996年33岁的阙文彬创立了四川恒康发展公司。随后,他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商机:藏药“独一味”。这种中成药对止血镇痛上有独特的疗效,广受患者欢迎。

恒康医疗在2019年中报中称,“经过近几年的战略调整与转型,公司目前形成了以医疗服务和药品制造为核心的‘双轮驱动’战略格局。”

图片 7

一直寻找接盘方未果,2019年4月,恒康医疗公告称,“阙文彬将投票权委托给常务副总宋丽华,宋丽华将担任恒康医疗实控人。公司也在中报中指出,由于阙文彬股权被全额冻结可能导致实控权变化。”

图片 8

《投资者攻略》谢莹洁

图片 9

从2008年登陆资本市场,到2017年业绩腰斩,2018年陷入债务危机,2019年公司继续亏损,恒康医疗的发展之路很不平顺,股价从峰值19元跌到目前不足3元,到底是什么致使这家曾经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药企节节败退

有分析师乐观预计,收购马鞍山医院股权,首获稀缺三甲医院并购机会,将为其奠定国内医院医疗服务的龙头地位。然而后面事态的发展却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2019年年中,在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的77家药企检查名单上,恒康医疗全资子公司康县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位列其中,该公司将面临“销售费用真实性”“成本真实性”“收入真实性”以及“销售返点”“流程控制”等多个方面的检查。目前尚无最终结论。

图片 10

何时才能迎来新生?

恒康医疗到底有多缺钱,通过2017年年报的资产权利受限也可见一斑:公司为了缓解流动性困境竟然将公司的部分应收账款、土地、建筑和机器设备抵押。

恒康医疗方面告诉《投资者攻略》:“本次债转股的实施将增强恒康源及三宝堂的资本实力和运营能力,优化融资结构,提升其盈利能力。同时有助于降低其整体资产负债率,增强持续经营能力和综合竞争优势。”

为何财务费用增长如此迅速?打开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的,我们能看到2016年-2017年公司短期借款暴增,短期借款由2015年的1.2亿,增长至2016年的8.78亿,到了2017年更是达到27.87亿。截至2017年12月31日,恒康医疗的短期借款一项占到流动负债的68.1%,占到负债总额的47.2%。巨额的短期借款导致了大量的财务费用,最终拖累了公司经营。

恒康医疗也因此不断提示风险:“阙文彬将积极与相关债权人进行协商,并将尽快确定战略合作者,但如未及时得到妥善处理,则其所持的股份可能被司法处置,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2008年独一味在A股上市,这成为了后来“恒康系”的起点。据媒体报道,阙文彬在“独一味”上资金投入不足1亿,然而在独一味上市之后,阙文彬夫妇的身价暴涨至17亿。阙文彬的商业天赋可见一斑。

另外,公司还存在着商誉过高的情况,2017年公司资产总计102.53亿,其中商誉就高达35.29亿,占比达到34.42%。存在着一定的商誉减值风险。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