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购买董事长所持股份,2亿买汪天祥5

作者: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    发布时间:2019-12-29 22:19    浏览:128 次

[返回]

责任编辑:

11月4日晚间,重庆福安药业(300194)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汪天祥拟将其持有的公司5960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占比5.01%),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重庆亚地投资有限公司(重庆亚地投资),作价3.278亿元。11月4日,福安药业报收5.26元/股。

图片 1

据了解,在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汪天祥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持有福安药业34249.9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79%。而根据汪天祥最新的股份质押情况显示,截至7月10日,汪天祥累计被质押股份为34027.758万股。

转让完成后,汪天祥持股比例由29.01%降至24.00%,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庆亚地投资则成为持股5%以上的重要股东,仅次于汪天祥、福安药业员工持股计划(占6.76%),将成三股东。

至于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高位减持是否为了支付股权转让款,新京报记者10月23日下午多次致电金字火腿董秘办,电话均显示正在通话中。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金字火腿多次进行资本运作未果,其资金流或遭受一定冲击,此次高位减持套现比较粗暴,引起股价大跌的市场反应。

董事长不打折 为员工提供有偿借款

公告显示,重庆亚地投资注册资本2500万元,住所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路1号附15号,法定代表人陈功,经营范围为从事投资业务等。其2名股东,四川华邦天润实业有限公司和成都力思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80%和20%。

2019年三季报显示,实控人施延军直接持有金字火腿14.01%的股权,其中96.88%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施延军持有金华市巴玛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巴玛投资”)51%股份,巴玛投资为金字火腿第一大股东,持有金字火腿20.30%的股权,巴玛投资所持的股权中,89.54%处于质押状态。施延军、巴玛投资、施雄飚、薛长煌、严小青为一致行动人。截至目前,金字火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的股份质押比例达到86.6%。

图片 2

天眼查数据显示,亚地投资成立于2010年1月5日,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廖海松。

实控人拟高位减持,深交所火速发关注函;此前靠“人造肉”概念股价涨超四成

值得注意的是,董事长汪天祥转让给员工的价格,和目前福安药业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几乎相同。7月13日,福安药业收报4.66元/股,盘中一度低至4.56元/股。也就是说,员工通过员工持股计划所持有公司股份的成本,与二级市场获得的成本几乎相同。

根据有关协议,经双方共同确认,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以本协议签署之日前1个交易日的公司股票收盘价为基础确定为5.50元/股,转让总价款约3.278亿元。

■ 相关

而根据目前双方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来看,汪天祥正好是按照所持标的股份的上限转让给员工持股计划的,即8300万股,转让价格为4.57元/股,总转让金额为37931万元。

据了解,福安药业2019年前三季实现营业收入21.11亿元,同比2.90%;归母净利润2.26亿元,同比略降1.48%;扣非后净利润2.10亿元,同比微降0.87%。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制剂、中间体以及经销等业务稳中有增,但原料药销售收入同比减少,最终净利润同比基本持平。

根据协议约定需在2018年2月28日前支付完成,但并未支付。施延军出具承诺函,承诺在2018年12月30日前支付完毕尚欠款项,并向金字火腿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3月1日起到支付完毕欠款之日止未支付部分款项的利息。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述款项仍未支付。金字火腿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通过了《关于延长实际控制人付款承诺履行期限的议案》,同意将施延军所欠款项展期至2019年12月30日,并需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9年1月1日起到支付完毕上述款项之日止未支付部分款项的利息。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汪天祥将所持股份进行质押的次数,明显多于往年。根据记者统计,截至7月13日,关于汪天祥股份质押的公告数量,已经多达21条。而在2017年,关于其质押的公告数量仅为8条;2016年,为17条。

原标题:渝企3.2亿买汪天祥5%股份,成福安药业三股东

“人造肉”概念使得金字火腿这家浙江金华的老牌上市公司迎来了股价的小高潮,10月11日开始的6个交易日五次涨停收盘,股价上涨超四成,市值增长超20亿元。10月18日晚间,金字火腿公告,截至2019年10月17日,公司植物肉产品在天猫旗舰店的销售额仅为14.26万元。

而在员工资金来源方面,福安药业表示,除了员工合法薪酬、自筹金额和和法律、行政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外,汪天祥为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管理人员持股提供有偿借款1.9亿元(相当于总转让金额的50%左右),借款期限为员工持股计划的存续期和清算期。

对于此次股权转让的目的,汪天祥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系基于“自身资金需求和安排”,同时他在未来12个月内尚未有明确计划、协议或安排进一步增持或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亚地投资则称,受让股权是“基于对于福安药业未来发展前景的认可”。

同时,金字火腿董事、高管王启辉拟计划未来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金字火腿股份不超过76.8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786%)。监事夏璠林拟在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419%)。两人的减持原因同样为自身资金需求。

福安药业表示,本次推出员工持股计划,主要是为了“完善核心员工与全体股东的利益共享和风险共担机制,提高员工的凝聚力和公司竞争力,充分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实现公司可持续发展。”简单来说,就是希望员工与公司“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图片 3

减持背后:实控人高比例质押、拖欠股权转让款、拟卖壳

7月13日晚间,渝股福安药业推出员工持股计划。不过,尴尬的是,本次员工持股计划的成本,与目前福安药业二级市场的价格相差无几。而更尴尬的事,在股权转让完成后,福安药业董事长的质押比例也高达99.35%。

亚地投资对外投资有4家公司,分别为重庆博文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占70%)、重庆亚地乳制品有限公司(占51%)、国信(上海)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持30%)、重庆质子肿瘤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占20%)。

高位减持引起深交所关注,深交所火速问询金字火腿,要求金字火腿说明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以配合实际控制人及其他董监高减持的情形。

从福安药业股价走势来看,今年4月4日,福安药业股价最高为6.16元/股,而在这之后,其股价不断阴跌,7月6日,股价一度跌至4.24元/股,相比6.16元的价格蒸发超过三成。

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施雄飚、薛长煌减持原因系自身资金需求,减持背后其资金状况似乎并不乐观。金字火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的股份质押比例达到86.6%,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尚欠金字火腿股权转让款11686.45万元。4月26日,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巴玛投资拟将其持有的金字火腿23.88%的股份转让给恒健控股,若本次交易实施完成,恒健控股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不过5月9日,此次股权转让终止。

也就是说,在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汪天祥手中尚未质押的股份,仅剩222.184万股,而其被质押的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也将高达99.35%。

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施延军一再拖欠上市公司股权转让款。

据了解,本次员工计划涉及到的员工共147名,其中福安药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共10人,其他员工有137人。

公告称,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施雄飚、薛长煌减持系自身资金需求,减持背后,其资金状况确实不容乐观。

需要说明的是,如此高比例的质押,不管是对于公司来讲,还是对于汪天祥本人来讲,都是不小的风险。

公告显示,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施雄飚、薛长煌拟计划未来六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891.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减持原因系自身资金需求。施延军、施雄飚、薛长煌的股份来源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前持有的公司股份。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首席记者 张蜀君

10月22日,金字火腿的收盘价为7.05元/股,当晚,金字火腿发布了减持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以及一致行动人、董事和监事齐减持。

7月13日晚间,渝股福安药业推出员工持股计划。据了解,该员工持股计划,主要是参加认购的147名员工,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购买公司控股股东及董事长汪天祥所持有的标的股份,股票数量上限为830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98%。

回溯到2017年,在公司主营业务发酵火腿的生产与销售业绩不佳逐年下降的背景下,金字火腿探索转型,2016年7月25日决定以自有资金4.3亿元受让中钰金控及禹勃等股东持有的中钰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简称“中钰资本”)。交易完成后,金字火腿持有中钰资本43%的股权。

原标题:员工购买董事长所持股份 这就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同样高位减持引起关注的还有歌尔股份,10月22日,歌尔股份董事长姜滨、副总裁刘春发发布了减持计划,姜滨减持股份是基于偿还质押融资贷款及个人资金需要,刘春发减持原因系基于个人资金需要。一边是董事长高管减持,一边是歌尔股份同时在回购股份,上市公司回购金额为5亿元-10亿元,回购股份的资金来源于公司自有资金。

为什么这么讲?

截至10月23日收盘,金字火腿股价大跌9.22%,收于6.40元/股。按照10月23日收盘价计算,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施雄飚、薛长煌拟套现金额达3.13亿元。

据了解,本次股份转让的款项,分两次转给汪天祥。首期转让款,是在《股份转让协议》生效之日起的15日内,参与持股计划的员工要向汪天祥支付11380万元(相当于总金额的30%)的股份转让款。而第二期转让款,则是在股份交割完成之日的30内,转让26551万元(剩余70%)的款项。

歌尔股份:一边高管减持一边公司回购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发布的21条关于汪天祥质押公告中,除了6条为解除质押的公告外,还有6条股份质押的目的为个人融资,而剩余9条股份质押的公告,则是基于补充质押,且频繁发生在4月以后。一般来讲,该公司股票被质押,质押后超过担保警戒线,需要公司补充质押物。

随后金字火腿置出资产,2017年6月,金字火腿作价4.67亿元转让了全资子公司金字食品有限公司(简称“金字食品”)100%股权,交易方为金字火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施延军。股权转让公告显示,通过本次交易,预计金字火腿将获得5.29亿元的货币资金,转让的目的在于为公司医药医疗大健康产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图片 4

炒作股价配合减持?金字火腿收关注函

“福祸共享” 福安药业推出员工持股计划

高位减持引起市场关注的还有歌尔股份。10月22日,歌尔股份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姜滨计划未来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歌尔股份3245.1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1.00%),以大宗交易方式转让歌尔股份5966.4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1.84%),受让方为一致行动人公司总裁姜龙。副总裁刘春发拟未来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歌尔股份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1%)。

转让后 董事长质押比例高达99.35%

姜滨减持股份是基于偿还质押融资贷款及个人资金需要,刘春发减持原因系基于个人资金需要。

也就是说,在未来,如果福安药业继续下跌,董事长汪天祥面对被质押的股份,应对能力可能减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边是董事长及副总裁减持套现,一边是歌尔股份自掏腰包回购公司股权。10月18日,歌尔股份发布回购公告,拟使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部分A股社会公众股,用于后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计划。本次回购金额不低于50000万元(含),且不超过100000万元(含),回购价格不超过21.00元/股。回购股份期限为自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回购股份方案之日起12个月内。

此次拟高位减持与上一波减持相距不久。9月19日,金字火腿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巴玛投资、施雄飚、薛长煌、严小青实际减持股份比例为0.76%,原定减持股权的比例为3%。

10月23日,金字火腿在刚刚蹭上“人造肉”热点后,再次“热闹”了起来。此前金字火腿6天5涨停,市值大涨超四成,随后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董事和监事一起拟高位减持,深交所的关注函火速到达。深交所要求金字火腿说明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以配合实际控制人及其他董监高减持的情形。截至收盘,金字火腿股价大跌9.22%,收于6.40元/股。

一般情况下,回购公司股权被市场看做维稳股价的措施。某私募基金的合伙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近期多家上市公司发布高位减持公告,或因公司蹭热点,然后减持套现,等股价回落,再发增持公告,低位接回;或因股价涨势过猛,为了平衡股价而发布减持公告。

但该笔股权转让款迟迟未到位,截至2017年12月31日,金字火腿收到施延军支付的股权转让款3.51亿元,尚余1.17亿元未支付。

实控人、董事监事齐发减持公告,深交所关注

今年,金字火腿再次谋划了控制权转让。4月26日,金字火腿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巴玛投资拟将其持有的金字火腿23.88%的股份转让给恒健控股,若本次交易实施完成,恒健控股将持有金字火腿23.88%的股份和29.99%的股份表决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5月9日,此次股权转让终止。

施延军对金字火腿的控制权似乎也并不留恋,此前收购中钰资本股权,中钰资本相关人员进驻金字火腿董事会,被投行人士看做反向借壳基本完成,随着中钰资本业绩承诺未完成,注入资产失败,中钰资本进行了股份回购,至今娄底中钰公司拖欠的5.43亿元股权转让款仍未收回。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