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阁量体裁衣基金通通,上市冲动

作者: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    发布时间:2019-12-12 10:56    浏览:125 次

[返回]

原标题:倍受资本追捧的山西龙头农企“陨落”背后:上市冲动、环保停产谁之过?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说起国内一线投资机构,深创投必然位列其中。而则是赫赫有名的PE机构,再加上国家产业基金,怎么看都像是“王炸加4个2”的组合。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组合竟然有一天被同一颗“雷”给炸了。而这颗雷便是曾经年赚5000万的澳坤生物。

7月11日,澳坤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学功、李亮因违约未回购股份,被公司股东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起诉。

作者:山西资本圈

房产查封、账户冻结、公司停产

据悉,湛卢九鼎与澳坤生物签署了3000万的增资扩股协议,并约定若澳坤生物没有挂牌上市,湛卢九鼎有权要求澳坤生物回购其持有的全部股权。湛卢九鼎要求澳坤生物回购持有的股份1050万股,支付转让价款暂定为5846万。

9月13日,山西A股上市公司山西焦化公告称,因采取实施非采暖季限产措施,公司将因此或减少10亿元收入,此举也间接反映出临汾市2018年环保停产限产大幕已然拉开,当然“威力”也很立竿见影,对诸如山西焦化这类上市公司影响如此,而对规模稍小的企业甚至有生存之危,而临汾新三板第一股——澳坤生物便是其中之一。

8月20日晚间,新三板公司澳坤生物连发9条公告,外加1条主办券商风险提示公告。正是这10条公告将曾经备受追捧的明星股拉下了神坛。

APP显示,澳坤生物的主营业务为杏鲍菇及有机肥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山西资本圈注意到,作为新三板挂牌企业的山西澳坤生物近日因无法按时披露2018年半年报而被强制停牌,再考虑到此前刚刚宣布拟终止挂牌,所以不出意外在挂牌新三板3年之后,“澳坤生物”将会黯然“退场”。

公告显示,澳坤生物因欠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投资款 1400 万元到期未归还,后者向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起诉,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学功、李亮合计持有的公司4225万股于 2018 年 3 月 29 日被冻结,占公司股本的46.58%。

曾受三大创投追捧的山西龙头农企

此外,因未按期向与银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支付融资租赁租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 2018 年 5 月 30 日出具了《财产保全告知书》,查封了澳坤生物在中国山西临汾开发区支行的基本户和子公司山西澳坤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吉县车城乡车城村 56847 平方米的土地的房产。

资料显示,澳坤生物由现实控人李学功于2004年牵头成立,公司位于临汾市尧都区屯里镇东芦村工业园,起初公司主营业务为杏鲍菇的种植及销售,直到2012年公司开展有机肥业务之后,澳坤生物形成了以杏鲍菇及有机肥生产为主的业务格局,并迅速成长为山西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更为严重的是,澳坤生物杏鲍菇业务自2017年9月开始停产至今,仍没有复产迹象,而生物有机肥业务近期也因为环保整改原因暂时处于停产状态。

图片 4

鉴于澳坤生物收入、利润持续下滑,出现较大亏损,实际控制人股权被质押、冻结,并且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涉及诉讼事项、银行基本户被冻结、子公司房产被查封等事项,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主办券商东方花旗证券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虽然这两个业务板块行业壁垒并不高,但是在当时供不应求的市场环境下,加之公司的成本优势,澳坤生物的主营业绩得以快速增长,财务数据显示,澳坤生物2012年-2014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707万元、8951万元、1.25亿元,实现净利润2218万元、3097万元、4467万元,所以无论是整体业绩规模还是综合利润率均颇为不俗。

除上述提及的问题外,主办券商的公告还透露出澳坤生物内部控制存在一定缺陷。

而伴随着公司快速增长,澳坤生物也频频进行增资扩股,并迎来了对公司发展影响颇深的重要机构股东:

东方花旗证券称,2017 年 5 月 26 日,澳坤生物与关联方中企津临签订《肥料销售合作协议书》,涉及金额1450万元,但公司未履行决议程序,未对此事项进行披露。

2011年10月,澳坤生物获得了自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笔增资,九鼎系旗下的苏州嘉鹏九鼎投资中心和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合计斥资6500万元,获得澳坤生物当时40%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从后期披露的公告显示,当时李学功父子与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约定公司 2015年 12 月 31 日前未提交发行上市申报材料并获受理,或者 2016 年12 月 31 日前没有挂牌上市,九鼎有权要求李学功父子回购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而从当时澳坤生物的业绩增长来看,此份对赌协议也并非条件苛刻。

2012年7月,原山西经贸集团旗下的山西省科技基金发展总公司及子公司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合计斥资500万元,获得了澳坤生物当时2.7%的股权。

之后,深圳国资深创投及旗下的山西红土创投和深圳红土生物创投三家公司,分别于2013年12月和2014年5月进行了两次增资,合计斥资4500万元,获得了澳坤生物当时16.5%的股权。

另,澳坤生物子公司山西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与山西永德泰农业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总额为 2030.4 万元的《年产 20 万吨有机肥料生产线制作合同》,且预付了920万设备款。澳坤生物对该事项同样未履行决议程序,未进行披露。

在完成上述几笔重要增资之后,紧随其后的2014年6月,澳坤生物立即便进行了股份改制,公司注册资本仍为 8000万元,至此李学功父子合计持股52.81%,九鼎系持股28.43%,山西科技基金发展总公司合计持股2.25%,深创投合计持股16.51%。

从年赚5000万到亏损超7000万

图片 5

谁能想到,如今“一堆烂账”的澳坤生物曾经是个年赚5000万的“香饽饽”。

就这样,公司成立十年之际,澳坤生物相继引进九鼎系、深创投和山西创投三大创投入股,背负对赌协议的压力下加速进入资本市场便是必然之举,第一站便是当时已开始“起势”的新三板。

公开资料显示,澳坤生物位于山西省临汾市北郊3公里外的一个村落,主要从事杏鲍菇、有机肥两种主要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迅速“折戟”新三板

澳坤生物是在2015年1月22日来到新三板,挂牌的前后两年公司业绩都非常不错。2014年、2015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5亿、1.58亿,同期归母净利润则为4467万、5172万。

2015年1月,厚载三大创投资本希望的澳坤生物如愿挂牌,成为山西第五家、临汾市第一家新三板企业,挂牌后公司短时间内连发两次定增,包括中信证券、青岛金石灏汭投资、山西省中小企业创业投资等机构皆参与,可谓风光一时。当年公司业绩也算理想,全年实现营收1.58亿元,净利润5172万元,虽然增速有所放缓,但这样的业绩对于一家农企可谓难能可贵,趁势进军A股市场也是有希望的,如今看来这一年也是澳坤生物完成与九鼎系对赌协议最后的机会。

但,农业企业典型的特点之一便是“看天吃饭”,这也注定了农业企业的业绩极不稳定。

而在业绩和上市双重压力之下,澳坤生物似乎亦无暇顾忌杏鲍菇和有机化肥两大主营产品行业壁垒低、负面影响逐渐增大的现状,迟迟未找到有效的转型举措。

2016年,杏鲍菇市场行情较差,部分肥料经销商因应收帐款清收滞缓,公司为减少损失停止供货,相关产品销售数量及单价均有所下降,导致澳坤生物当年营收下滑3成,净利则被“砍去”近6成。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首当其冲便是杏鲍菇,随着市场价格明显下滑,受此影响,2016年澳坤生物仅实现营收1.10亿元,净利润也仅为2134万元,之前连续飘红的业绩也就此戛然而止,如此大幅度下滑,对于公司进军A股无疑是致命的,实控人李学功父子对赌也因此正式宣告失败。

尽管业绩遭遇大滑坡,但总算是还能保持2000万以上的利润规模。直至2017年,公司的经营情况急转直下,业绩大幅亏损。

屋漏偏逢连阴雨,在经历2016年业绩大幅下滑后,2017年初此时已压力山大的澳坤生物竟决定投资4000万元用于光伏板组件的采购,在公司资金链已然比较紧张的情况,公司这招病急乱投医没有获得意外之喜,由于光伏项目未达到当地政府的发电并网要求,该项目被迫中止,而合作方也无力偿还投资款,也就是这笔投资等于打了水漂,这也让本就入不敷出的公司现金流更加紧张,直接影响到公司相关借款和租金的偿还并导致最终逾期。

根据澳坤生物2017年年报披露,杏鲍菇市场销售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受环境影响,当地要求煤改气,杏鲍菇各种原材料都呈现上升趋势,各项成本增加,加上公司杏鲍菇出菇房出现感染现象致产品产量、质量都下滑,公司启动地上出菇房改建工程,为保证公司杏鲍菇产品站稳市场,公司 9 月份调整经营计划,暂停杏鲍菇生产。

而这一年最坏的消息当属于2017年9月,澳坤生物突然宣布公司主营产品杏鲍菇暂时停产,主因除了市场不景气外,最主要的便是由于去年来势汹涌的“煤改气运动”等因素导致生产成本直线增加,且改扩建计划也因环保因素进展不力,所以无奈停产自公司成立以来的主打产品,至今仍没有实现复产。

在有机肥方面,为稳定有机肥销售市场,在同行业具有竞争力,与同类产品相比,公司将有机肥每吨的出厂价格降低950元-1250元。

图片 6

两块业务调整之后,澳坤生物2017年营收下滑36%,毛利由41%降至19%,直接大幅亏损7058万! 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则为-4810万。

雪上加霜的是,公司另一主营有机肥业务与此同时市场环境也急剧恶化,就这样除了后期开拓的有机苹果之外,澳坤生物杏鲍菇和有机肥业务两大主营产品全部荣光不再,澳坤生物的业绩自然“一落千丈”,2017年实现营收7345万元,而净利润亏损高达7174万元,导致多年来首现亏损,作为公司主办券商的东方花旗证券连发8条提示直陈澳坤生物经营风险,另外公司股票也从2015年挂牌时7元左右的价格一路阴跌至不到1元,当初入股且未退场的投资机构损失惨重。

对此,澳坤生物审计机构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7年报出具了带“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最终也没有意外出现,从2018年5月开始,包括此前融资借款的银领融资租赁、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以及与李学功有对赌协议的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纷纷将澳坤生物及李学功诉诸法庭,但是在公司账户冻结、土地查封和实控人股权被冻结的背景下,主营基本“荒废”的澳坤生物及李学功父子即使想解局显然也是有心无力。

九鼎、政府引导基金通通“踩雷”

在此困局之下,澳坤生物迟迟无法披露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此举意味着公司已然不愿坚持,8月30日公司公告拟申请终止挂牌,9月3日公司因半年报未披露被停牌,所以在挂牌三年之后,作为临汾市新三板第一股的澳坤生物摘牌在即。

业绩的“变脸”让人措手不及,“拿票”的一众投资者也是后悔不已。

不过更为窘迫的是,无论主动也好、被动也罢,终止挂牌对于当前的澳坤生物并不是最难度过的坎,而如何妥善处置各类诉讼及让公司主营业务复产才是直接决定公司生存的“生死局”,可从目前来看前景似乎无比“凶险”,留给这家曾为山西龙头农企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据统计,至少有超150名投资者持股澳坤生物,其中包括知名投资机构深创投、九鼎、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多家做市商和二级市场投资者。

当然随着摘牌,关于澳坤生物的新三板故事也即将结束,回顾这场资本大戏,无论是李学功父子及旗下的澳坤生物还是九鼎系在内的三大创投,均属于灿烂开场黯然离场,当前局面可谓双输。

首先进场的是九鼎。据澳坤生物公转书,2011年,苏州嘉鹏九鼎投资中心、苏州天昌湛卢九鼎投资中心分别出资3500万、3000万获得澳坤生物18.85%、16.15%的股权。

山西资本圈觉得,澳坤生物从三年前“载誉而来”再到如今诉讼缠身、公司命悬一线,一切皆有因果,当前局面虽有环保大棒的意外落下的偶然因素,但对上市急切渴望下的无暇转型无疑是公司加速走向危局的助推器,这家曾经的山西龙头农企的迅速“陨落”史都值得山西企业好好思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紧接着,2012年,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山西省科技基金发展总公司分别出资300万、200万获得澳坤生物1.62%、1.08%的股权。

责任编辑:

一年后,深创投也进来了。2013年,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山西红土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红土生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对其投资600万、1500万、600万。相对应地,三者分别获得澳坤生物2.64%、6.6%、2.64%的股权。

随后,澳坤生物进行股改,并于2015年1月挂牌新三板。挂牌后,澳坤生物马不停蹄地进行了两轮定增。公司两轮定增的价格均为6.5元/股,投后公司估值达5.9亿。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两轮定增,澳坤生物不仅引入了、太平洋证券、国信证券等做市商,红土创投还追投了487.5万元。此外还新引入了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海问集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经邦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山西雷沃阳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泽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宝鼎行投资有限公司、山西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基金等7位机构投资者。

此后,澳坤生物未进行过权益分派。以截至8月22日0.75元的收盘价计算,持股的机构投资者中,九鼎、深创投、山西省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浮亏73.6%、68.9%、73.0%、88.5%。

在机构陆续进场的阶段,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澳坤生物展现了最大的投资热情。数据显示,自2015年8月6日做市起,澳坤生物便疯狂涌入投资者,至2015年底,公司股东户数由最初的21户增至83户。之后,2016年底、2017年底股东户数分别达145户、178户。

2015年、2016年跟风进入的投资者,或许是受当时新三板狂热行情的影响,如今,却已大幅浮亏且被“套牢”,令人感慨。

搜索